为什么我的心怦怦跳

执着于开心。

【嘉金】小甜饼

【1】
嘉德罗斯和金吵架了。

他两吵架对周围的人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了,要是突然相亲相爱那才是稀奇事儿。

金甩开门,冲进房间后站在床前愣了一下,下定决心似得狠狠地点了点头,再从床底下拉出行李箱放到床上。

门口不紧不慢从客厅赶来的嘉德罗斯看到的就是,金背对他从衣柜里拿出一件件衣服整理好之后塞进行李箱。

嘉德罗斯抱着双臂靠在门框上,假装不在意道“臭渣你要干什么?”

金冷哼一声,手上还在不停地整理自己的衣物,语气超凶的“我要离家出走!!!”

说完后鼓起腮帮子。

嘉德罗斯侧眸看着他,语气没了平时的嚣张,平淡冷漠“走啊,”背后金看不到的地方却紧张的在绞手指。

金心中一窒,湛蓝的眼睛黯淡下来,手中慌忙收拾衣物的速度更快了。

嘉德罗斯笑笑,走过去从后背轻轻抱住金,金挣扎着想脱离他的怀抱,可是适得其反,嘉德罗斯抱的更紧了。

金气急败坏“嘉德罗斯你神经病啊!?放开我!我要离家出走!”声音委屈的像将要被抛弃的小奶猫一样。

嘉德罗斯下巴抵着金柔软的头发蹭蹭,轻笑“走啊,你走的出家门,”

侧过头轻吻了一下被他禁锢在怀里的金“但你这一辈子都走不出我的心。”

【2】
“嘉德罗斯我说你也不小了,怎么还像个孩子一样?”金努力踮起脚尖,用手指轻轻点了点嘉德罗斯的脑袋。

嘉德罗斯黑着脸,脑袋朝外一转没去看金“闭嘴渣渣,谁允许那个不知死活的混蛋用他的咸猪爪碰你的。”

“他只是想跟我交个朋友啊...自大狂~?”金瘪瘪嘴,从口袋里探出两颗包装精美的糖果,撕开其中一颗的糖纸将甜蜜塞进自己的嘴里。

又将另一颗握在手中伸向嘉德罗斯面前晃晃,清澈的蓝瞳天真无邪的望着他的侧脸“吃嘛?”

嘉德罗斯侧过头看了一眼金手中的糖果,那是他送金的,语气嫌弃道“幼稚,不吃。”

眼底确实满满的宠溺,藏都藏不住,在心里默默吐槽“到底是更谁孩子一样啊...笨蛋...”

金嘴里含着糖果,含糊不清的继续教育眼前差点因为【为了他】打架而被记处分的问题少年,语气故作成熟深沉道“在这个充满法制的社会,做什么都要考虑后果,一旦触碰到法律,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会后悔一辈子?”嘉德罗斯眯起眼睛看着金,嘴角勾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金被嘉德罗斯这幅不怀好意的表情吓得打了个寒颤,连忙往后退了好几步,离嘉德罗斯远远的“别用那副猥琐的表情看着我,我可不想再跟你做了,昨天晚上痛死我了...”

“渣渣你再想些什么...”瞬间理解金意思的嘉德罗斯轻笑,快步过去将自己的心肝宝贝重新拉回到身边。

正当金放松警惕时,嘉德罗斯趁机在金的嘴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嘉、嘉德罗斯突然你亲我干什么!?”金面赤耳红捂着被嘉德罗斯亲过的那半张脸,结结巴巴道。

“怎么?亲你犯法嘛?”嘉德罗斯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金,像极了一只受到惊吓的小鹿。

金显然一惊,然后故作镇定,嘴角勾起一抹不同寻常的邪笑,伸起手拽住嘉德罗斯的围巾,将对方整个身体往下拉,将唇附到嘉德罗斯耳边,用磁性却略带稚气的声音道“违法,关一辈子。”

【3】
大赛第一的嘉德罗斯大人最近很不爽。

为什么自己看上的那个傻小子总是去找别人???

“喂臭渣渣,为什么你总去找格瑞?”嘉德罗斯把大罗同神棍一横,挡住准备去找格瑞的金。

金抬起头用那双充满天真的蓝宝石眼睛望着面前气鼓鼓的九岁儿童,似乎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金歪着脑袋“因为我喜欢和格瑞在一起呀~”他眨了眨眼睛,依旧傻里傻气的“我很喜欢格瑞的!他对我特别好!不管什么事情都会为我着想!而且...”

金还在继续夸奖着格瑞,却没有注意看面前的嘉德罗斯脸变得一阵青一阵白。

“哼...”嘉德罗斯收起大罗通神棍,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去。

自那之后嘉德罗斯就再也没有主动找过金了。

“嘉德罗斯!”金追上准备快步离开的嘉德罗斯,拉住他的围巾。

“放手!”嘉德罗斯黑着脸回过头看着被金抓住的围巾。

那似乎要冻死人的视线吓得金下意识送开了手。

趁嘉德罗斯还没动身,金先一步挡在他身前“最近你为什么没来找我?”声音委屈的快要化成一滩糖水。

嘉德罗斯转过头去拒绝看到那双充满无辜的湛蓝眼睛“格瑞呢?他那么好你怎么不去找他?”说完嗤笑一声。

金对嘉德罗斯眨巴着蓝眼睛“他是哪儿都好,可他不是你啊...”

嘉德罗斯回过头来看着金,表情倒是没什么变化还是那副居临高下的模样,但耳尖却渐渐漫上了可疑的绯红。

【嘉金】你和猫

★意识流
★严重OOC 慎戳!!!
★BUG巨多 明天再改
★欢迎捉虫√

★以上,OK?!

金捡回了一只受伤的小猫,并取名为“矢量”。

小猫矢量的腿受伤了,走起路来耷拉着耳朵,拐着脚一瘸一瘸的,楚楚可怜的样子金看着心疼极了。

处理完伤口后,金把矢量当宝贝一样护着,去哪儿都抱着它。

在沙发上时,金就把矢量抱在怀里,边看电视边温柔的撸猫。
原本应该抱着金一起看电视的嘉德罗斯却被金赶到一旁的沙发上一脸哀怨的看着金怀里正眯眼享受主人爱抚的矢量。

嘉德罗斯感觉自己的地位收到了严重威胁。

“渣渣我们一起洗澡。”嘉德罗斯裹着一条浴巾,半裸着身体来到金所在的房间。
“你自个儿洗吧自大狂~”金正在翻箱倒柜的找什么东西,矢量则趴在他的肩上用舔他的脸“矢量别舔啦,好痒啊~哈哈哈...”
嘉德罗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板着脸道“渣渣你再不和我洗澡就变臭了。”
“才怪!我明明香喷喷的!”金拿出一条新的浴巾后转过头来对着嘉德罗斯拌了一个鬼脸“哈!看你那脸臭的。我要先给矢量洗,然后再自己洗!”随后极速绕开嘉德罗斯带着矢量来到浴室。

并且猜到嘉德罗斯心思的金还把浴室门反锁了,当嘉德罗斯死活打不开浴室门发出巨大噪音时,金正泡在浴缸大声嘲笑他“就知道你个变态自大狂会想偷偷溜进来!幸好我机智!”
矢量也在浴缸外的小盆子里泡着“喵喵喵”好像也在嘲笑嘉德罗斯似的。

嘉德罗斯在门外气的脸都紫了,仿佛自己被绿了一般,同时他也有些惊讶自己竟然吃了一只小奶猫的醋。

金完澡后将头探出浴室,确定嘉德罗斯不在后就又带着裹着浴巾的矢量悄咪咪的离开了浴室。
因为金只考虑了矢量没考虑自己所以只有一条浴巾,当嘉德罗斯恢复气色后来到浴室想洗澡时,看到了门口有一条通往卧室的水渍,又回想了一下刚刚金只拿了一条浴巾进浴室。

瞬间托马斯回旋爆炸,“砰!”的一脚金所在房间的门。

不出所料,金赤裸着身体坐在床边,头发明明还在滴水珠,却正在用吹风机给已经半干的矢量吹毛。

被吓了一跳的金抬起头来望着门口一脸气愤的嘉德罗斯,语气抱怨道“嘉德罗斯你疯了???”
“渣渣你才疯了吧???”嘉德罗斯冲上来将浴巾使劲往金身上一扔,明明眼底充满愤怒却没有像以往用各种奇葩一样训来他,而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留下金在房间拿着还带有体温的浴巾一脸懵逼“神...经病...吧?”

嘉德罗斯在洗澡,越洗越气,带有泡沫正在挠头的手都快把头皮挠破了。

洗完澡洗掉了一身愤怒,心情也好了不少。

“渣渣,睡觉。”此时金已经换上好了睡衣,正在床上看书,怀中正蹭着金的矢量对于嘉德罗斯来说格外碍眼。但是只要一想到晚上睡觉时他还是能抱金,金还只是他一个人的,他也就懒得看了。
“我不跟你睡。”金目不转睛的看着手中的书本,头也不抬的说。
“渣渣...你说,什么?”嘉德罗斯好不容易平息的怒火又燃起来了。
“我说,我不跟你睡!”金将用来稳定书本的手移开摸上了毛茸茸矢量的脑袋“我要跟矢量一起睡,你一百三十多斤,会把矢量压坏的!”

“呵。你不跟我睡?能睡哪儿?”嘉德罗斯当即后悔提出了个这么脑残的问题。
“沙发啊~”金将书合上放到了床头柜上,抱着矢量跳下床,拿着枕头和一被子赤着脚就跑去了客厅。

空巢老嘉慢慢移动到门后靠着,两眼放空的望着天花板“这个臭渣渣,为了这破猫至于吗?”

也不知过了多久,反正按金的入睡速度金已经睡着了。
嘉德罗斯打开房门静悄悄的来到沙发旁“果然...”嘉德罗斯将从金踢下来的一大片被子重新给金盖好“这个笨蛋只要一睡着就会蹬被子”虽然语气充满嫌弃,但看向金的眼睛温柔满的都快溢出来了。
他知道金是那种打雷都不醒的类型,但还是尽量动作小心的把金用被子卷起来公主抱抱在怀中,送到房间床上去了。

自己倒拿着被子来到了沙发,他很清楚自己睡觉也不老实。

矢量腿好后几天,嘉德罗斯也想趁金不注意把这霸占他的金的破猫收拾一下,无奈只要他一靠近矢量,矢量就突然警觉起来,竖起两只耳朵和尾巴直勾勾的看着他,然后“喵喵喵”的打叫,好像谁要杀了它似的。

值得高兴的是,还真没几天,矢量就不见了,金找了好多地方都没找到。
嘉德罗斯估摸着是从没关紧的落地窗跑进庭院,然后从庭院某个缝钻出去了。

嘉德罗斯高兴的跟个九岁的孩子一样,给雷祖两人放了假,然后来到金的房间。

金面对着落地窗,背对着嘉德罗斯坐在床边低着头不知道在干嘛。

嘉德罗斯一脸兴高采烈的走过去跟金搭话,声音满是掩盖不了的喜悦“渣渣,我们...”笑容瞬间僵硬在脸上。

金哭了。
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从微红的眼眶流下,然后划过暂白的脸颊滴落到地上。

嘉德罗斯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他心底最爱的人因为一个他认为无关紧要的小角色落泪。
他发誓找到那只破猫后一定要狠狠把它教训一顿,都有把它当宝贝一样宠着的主人还瞎乱跑什么...

很不巧外面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金明显慌了。
嘉德罗斯感觉到金的慌乱和身体轻微的颤抖,“啧”了一声,转身就跑出了家门“你在家待着,我去找那破猫!”

嘉德罗斯找了很多地方都没找到矢量。

最后,矢量是在一颗不起眼的枯萎的树上被嘉德罗斯找到的。
雨水让嘉德罗斯睁不开眼,但他仍然能模糊的看到那金色的一团蜷在树干上瑟瑟发抖,在被暴风雨打击到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中无力的发出像是“喵喵”的求救声。

嘉德罗斯毫不费力的爬上了树,原本触手可及的矢量看到他上来了却离他更远了。
嘉德罗斯有些懊恼,以他现在的状况是不可能再往前移动了,这毕竟是颗枯树,在暴风雨中就已经摇摇欲断了,更何况他爬上来时还踩断了几根枯枝,只能等矢量自己爬过来。

金曾跟嘉德罗斯说过,矢量听的懂人话,不过他才不信,肯定是假的。
真的假的,这次就让他来验证一下吧。
嘉德罗斯胡乱的抹了一把自己脸上的雨水,清了清嗓子,语气还是那般嚣张傲慢
“看吧,没了金,你还不就是个废猫”
矢量转过头来看着他,他这才注意到这猫是异瞳,一蓝一金...就像金和他的瞳色一样。
“所以说,像你这样的废猫果然还是被金宠着好了”
矢量抖了抖耳朵,眯起眼睛看着他
“跟我回去,继续溺死在金的温柔乡吧你”
嘉德罗斯向矢量伸去了一只手,矢量也向嘉德罗斯伸去了一只爪子,微微颤颤的又好像要收回去,到最后还是碰到了嘉德罗斯的手心,沿着胳膊走向嘉德罗斯的肩,缩在他的围巾处。

嘉德罗斯这才送了一口气,不知是因为找到了猫,还是因为他所爱之人不会再为此哭泣。

他小心翼翼的爬下树,将肩上的矢量抓起来学着金的样子抱在里,一路狂奔回家,正好遇上了因为暴风雨而取消约会的雷德和祖玛。

“嘉德罗斯大人!!!”雷祖二人第一次见到嘉德罗斯这幅狼狈的样子。
嘉德罗斯并没有理他们,
“祖——玛,嘉德罗斯大人手中的是不是金前几天丢失的猫?”雷德歪头。
“是的。”祖玛冷漠。

金拿着几条毛巾站在门口徘徊着等待嘉德罗斯的归来。

只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摇摇晃晃的走来,怀中的猫看见了金也“喵喵”的叫着。
很可惜,它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失宠了。

知道对方体力不够了,金主动向前扶着嘉德罗斯“你、不是不喜欢猫吗?”

意识有些模糊的嘉德罗斯听后停下脚步轻笑一声,看着金那双湛蓝的眼睛,声音有些沙哑“是啊,我是不喜欢猫”

“那、你为什么,还要把它找回来”金低下头,不敢看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没有回答他问题,金下巴被强制抬起,他不得不与嘉德罗斯对视“是啊,我不喜欢猫”

但是他选择了闭上双眼,只感觉唇上被什么冰软的东西附住,再是漫长的接吻,金没有推开嘉德罗斯,随着嘉德罗斯把他推到墙上,直到感到氧气不足时对方才依依不舍离开“但是我喜欢你啊”

★很糙的一篇文
★自己都不忍直视

★感谢你能全部看完੧ᐛ੭

【嘉金】一个没什么意义的小甜饼

嘉德罗斯看着怀里正在打游戏的金,假装漫不经心的说“渣渣你知道吗?世界上一共有三种人。”

金嘴里含着棒棒糖,得意的回答道“我当然知道,男的、女的、扶她!还有你才是渣渣!”

嘉德罗斯白了他一眼“幼稚!第一种是强的,第二种弱的,渣渣你觉得你属于哪一种?”

金撇撇嘴“不用说,对于你个自大狂来说我肯定属于弱的。”

嘉德罗斯立刻否认“不。”

金兴奋的暂停了游戏抬起头望着他“哇!你的意思就是说我属于强的了!!?”

嘉德罗斯哼哧一声“臭渣渣就别做梦了。”

看到金瞬间充满失望的湛蓝眼睛,又赶紧故作凶狠的说“把脸凑过来!”

金别别扭扭的把脸凑了过去,嘉德罗斯将嘴附到他耳边,声音温柔如水“你属于第三种,”

紧接着对金的着脸吧唧一大口“我的。”